光伏產業上下游處境兩重天 產能擴張集中于下游或是主因  發布日期:2021/4/6 9:17:00

 
當市場變化與成熟的市場思維產生分歧,人們首先要做的是驗證變化,而不是修正思維。   以“商品價格不僅不由成本決定,同時由供、求雙方共同決定(只有完成交易才確定價格)”這一最基本的市場思維,審視光伏業界下游對“上游一味將成本壓力向下轉移,方才導致下游需求(電站開發)受阻”的指責,這一指責的邏輯顯然站不住腳。   但現實中,即便國內一、二季度項目(光伏電站)開工率大概率不及預期,下游又對供應鏈“怨聲載道”,可下游需求(電池、組件)卻真切地支撐起了硅料、硅片等上游主輔材約20%-60%的利潤空間。   依照上述,如果堅定“供求關系決定價格”,那么,唯一可以解釋這一奇怪現象的是,電池、組件生產仍然能夠維持在經營成本線之上,又或是光伏產業鏈正遵從于另一種不同尋常的,“不易被看到的供求關系”。   除了對供應鏈的抱怨,更耐人尋味的是,就在光伏產業宏觀上乘勢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看似一片坦途之際,近日,工信部卻發布《光伏制造行業規范條件(2021年本)》,提出要“引導光伏企業減少單純擴大產能的光伏制造項目”。   緊隨其后,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第二屆理事長、天合光能董事長高紀凡也公開發表了意味深長的一番講話,其中尖銳指出,“行業上下游的協同發展生態沒有形成,上下游企業之間博弈氛圍嚴重,大起大落大冷大熱的發展環境還沒有根本改變,行業無序競爭生態還在不斷持續甚至擴大”。   硅料定價權   并不掌握在硅料企業   在業界對供應鏈的聲討中,硅料作為光伏產業鏈的最上游,以及目前利潤空間最大的制造環節,成為了主要的矛頭所指。   根據中國有色金屬行業協會硅業分會最新發布的多晶硅價格周報,單晶復投料最新(3月25日-3月31日,下同)價格區間在12.5萬元/噸-13.5萬元/噸,成交均價為13.18萬元/噸;單晶致密料價格區間在12.3萬元/噸-13.3萬元/噸,成交均價為12.8萬元/噸。   由此,最新多晶硅價格漲幅雖較此前有所收窄,卻仍然環比達到了2%-5%?紤]今年第一周(2020年12月30日-2021年1月6日)單晶復投料成交均價為8.76萬元/噸,則單晶復投料價格三個月來的累計漲幅已超過50%。   在這一價格支撐下,彭博新能源財經資深分析師江亞俐告訴《證券日報》記者,據彭博新能源財經跟蹤,目前硅料(多晶硅)環節的毛利率可以達到60%。   某龍頭硅料企業人士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確認了這一毛利率數據,他解釋:“60%的毛利率目前只有極少數最先進的產能可以實現,絕大多數的一般產能則僅能維持在20%-30%左右!   不過,該人士特別強調:“即便是有60%的毛利,這個價格也是由供求關系決定的,也就是硅料的定價權絕不真正掌握在硅料企業。硅料企業與下游硅片企業簽訂的長協(長期采購協定)‘鎖量不鎖價’,每個月,雙方都會坐下來,通過談判確定下一批硅料的價格!   值得一體的是,據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了解,中國有色金屬行業協會硅業分會每周會跟蹤市場硅料價格變化。而每月最后一周的報價(如上3月25日-3月31日,單晶復投料價格區間在12.5萬元/噸-13.5萬元/噸),則正是硅料企業與硅片企業在長協項下談判確定的下月(4月份)采購價格。   硅料市場鮮有中間商   上下游處境兩重天   近期,業界還有分析硅料價格的觀點認為:“至少有20%的多晶硅料掌握在中間商手中”,中間商囤貨居奇是硅料價格走高的幕后推手。   但這一觀點亦經不起推敲!爸虚g商只能生存在市場對其有需求的領域!痹谏鲜鳊堫^硅料企業人士看來,“目前幾家龍頭硅料企業的產能均100%被硅片企業以長協鎖定,這里根本沒有中間商的生存空間。而放眼國內硅料市場,哪怕是在長協鎖定的90%左右供貨以外,考慮如今硅料的緊俏,中間商也幾乎是沒有生存空間的!   “在硅料市場,唯一有可能存在中間商的,只是小部分進口需求。因為大部分的進口也都被國內硅片企業以長協鎖定了。只有很小一部分供應不穩定的,或者處在灰色地帶的轉口貿易,才可能對中間商具有需求!痹擙堫^硅料企業人士介紹,“全球太陽能級硅料在產產能約為56萬噸(主要集中于中國),其中海外產能僅有約10萬噸。以此推算,中間商掌握的硅料不可能超過市場的10%。更不符合基本經濟邏輯的是,區區10%以下,哪怕20%的進口硅料價格,又怎么可能影響80%的硅料定價?”   除此以外,也有觀點認為,作為硅料、硅片的下游,電池企業出于非硅成本等考慮,扛住了硅片采購成本以及庫存的高啟,仍然保持滿產,并未向上傳導市場真實需求(組件成本壓力及電站開工率),也是促成硅料、硅片等價格持續走高的誘因之一。   “這實際只能說明電池生產至少仍然維持在經營成本線之上!币晃徊辉妇呙墓夥髽I人士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:“產業鏈上各環節都一樣,停產、限產往往是‘下下策’,因為停產后,折舊、工資等成本會更為凸顯。而市場當然是存在自我平衡機制的,電池企業如果扛不住成本、庫存壓力,就會降價以刺激下游需求,也必然會倒逼上游讓利!   江亞俐向記者提供的彭博新能源財經跟蹤數據顯示,目前,相對硅料20%-60%的毛利率,龍頭硅片企業的毛利率可達30%以上!暗鄬枇、硅片的利潤空間,電池片的處境的確比較尷尬。目前只有少數電池片龍頭報價上漲,更多的電池片企業則已開始讓利!苯瓉喞硎。   上述光伏企業人士介紹,目前電池片、組件環節的利潤非常微薄,其中電池可能僅僅踩在經營成本線上,亦有個別組件企業已經進行限產,希望倒逼上游讓利。   產業鏈各環節利潤空間   與供求關系正相關  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據江亞俐介紹,“考慮年初到目前硅料漲價幅度(4美元/公斤,26.3元人民幣/公斤),對應組件成本上升約0.011美元/瓦(0.07228元人民幣/瓦)。據此測算,硅片環節基本是將硅料成本上漲的部分,通過漲價直接轉移給了下游!苯瓉喞硎。   “換言之,目前各環節都在力保利潤空間。硅料如此,硅片、電池片、組件其實也都一樣,只是電池、組件想要漲價很難,壓力較大!币晃徊辉妇呙拇怪币惑w化光伏企業高管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介紹。   據專業光伏媒體報道,今年一季度,在議價空間較大的出口市場,國內光伏組件的漲價,雖然也遭到了“反對”,但總體來看,海外市場比國內更容易接受組件漲價。   而針對更為重要的國內市場,雖然截至發稿前,尚無準確的今年一季度國內新增光伏裝機數據出爐,但據《證券日報》記者多渠道了解,首先,一季度本身就是傳統淡季;而在此基礎上,業界普遍認為今年一季度,乃至二季度的新增規模均將不及預期。   “其實組件也在國內市場嘗試了漲價,但電站端似乎不太買賬!鄙鲜龉夥髽I人士介紹。   據報道,一季度國內光伏電站項目并不急于啟動建設,也對產業鏈的漲價持觀望態度,甚至部分以戶用和小型工商業為主的安裝商,也在3月份暫停了組件采購進度。   江亞俐表示,“組件企業希望漲價以維持利潤空間的舉措,暫時還沒有被市場廣泛接受”。而在上述光伏企業高管看來:“國內下游不支持組件漲價,組件企業也就只好通過限產,把壓力向上傳遞給電池環節”。   那么,暫時并不旺盛的裝機(光伏電站等)需求,以及成本壓力顯著的電池片、組件生產,又是怎樣撐起了供應鏈部分環節(硅料、硅片等)的高額利潤呢?   “實際上,各環節的毛利率水平理論上與各環節的供求關系、擴產門檻正相關!鄙鲜鳊堫^硅料企業人士認為,“目前,硅料最為緊俏,所以利潤率最高,再考慮其擴產門檻亦最高(投資大、管理要求高、產能爬坡周期長),那么,硅料一定會是隨著組件、電池片、硅片逐步讓利,最后一個開始被迫壓縮利潤的環節!   如此看來,光伏產業上下游出現顯著的毛利率分化,意味著不同生產環節正處在不同的“供求關系”中,而本應目標一致(同一市場)的光伏產業鏈竟然發生了如此的“供求關系”紊亂,或許源于其背后還存在著另一個,“不易被看到的供求關系”。   “業界確信,2021年的主力并網需求會遲到但不會缺席,大概會在下半年集中來臨!钡鼮殛P鍵的是,在上述垂直一體化光伏企業高管看來,“由于大家都公布過出貨目標,每家企業實際上都有很大業績壓力,若不能完成,尤其對資本市場沒法交代!   這也許正是那“不易被看到的供求關系”。根據相關報道援引的數據,2020年,中國光伏新增產能項目投資超過4000億元。在這其中,資本則最為熱衷電池、組件產能。   據報道,2020年,中國光伏新增了360多條太陽能電池生產線。若按照每條生產線400MW的產能計算,其總產能將超過140GW;而2020年新增的500條組件生產線,共計超過200GW產能,甚至足以滿足全球需求。   而《證券日報》記者綜合各機構數據整理,2021年光伏硅料產量約可達58萬噸(折合組件193GW),硅片、電池、組件產能則達到了400GW、380GW-400GW、400GW,可相對于此,較為樂觀的20201年全球光伏新增裝機預測也僅為160GW-200GW(含5%非晶硅光伏)。   “產能擴張較為集中于電池、組件環節,這正是引發如今產業鏈上下游處境兩重天的癥結所在! 上述垂直一體化光伏企業高管表示。(記者 于 南)   轉自:證券日報
 
 
全球機械網 版權所有 © 2003-2017
高級會員申請熱線: 0571-81992781  電子郵件:mail@qqma.com
本站網址:qqma.com(全球機械網)全球機械網.com
[在線咨詢服務] MSN:welcomeqqma@hotmail.com     QQ:1905118(全球機械網客服)
浙ICP備11004401號  
国产精品综合色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_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